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第三部《有人在周围走动》中文版上市 新浪读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悦书网_澳大小说网_蚂蚁手打|7k小说网搜读小说网烟雨红尘小说网
阅读模式

  《有人在周围走动: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III》  〔阿根廷〕胡里奥·科塔萨尔著 陶玉平、林叶青译  南海出版公司

  正在阅读的人,你身上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吗?

  它从一个梦境开始,又在许多梦境中一再出现,最终却不仅仅是一个梦;地铁是适合游戏的场所,目光在车窗里交汇,双手在扶手上相遇,游戏者与操纵游戏的力量无声地抗争;当一成不变的生活被打破,意外以夜色中的白马的形象降临……科塔萨尔将他对体裁和语言的探索发挥到了极致,关于爱、疾病、死亡、童年,关于幻想与现实的交汇,他捕获现实因恐惧或期望而偏离的微妙瞬间,构筑现实彼端的广袤世界,邀请读者共度一场奇异的、崭新的文学冒险。

  本卷收录《最后一回合》《八面体》《有人在周围走动》三部短篇集,均为中文首次出版。

   [各短篇集内容简介]

  《最后一回合》

  《最后一回合》取自拳击比赛的术语,原合集是一本难以归类的包含多体裁和文体的作品,有近百篇短文、诗歌、短篇小说以及科塔萨尔的摄影和素描。本辑专门收录其中的短篇小说:《西尔维娅》《旅行》和《午睡时分》。

  《八面体》

  《八面体》是科塔萨尔极具重量也深受读者喜爱的短篇小说集,收录《哭泣中的莉莲娜》《亦步亦趋》《口袋里找到的手稿》《夏天》《就在那里,但是在哪儿,又是怎么》《一个叫金德伯格的地方》《塞韦罗的阶段》《小黑猫的喉咙》八篇光芒各异的作品。重病者想象亲朋在自己死后的生活,未来与当下构造出矛盾的回环;地铁上看似随性却蕴有深沉执着的游戏……关于爱、死亡、童年,科塔萨尔捕获日常规律被超越的瞬间,将短篇小说的可能性推至新的高度。

  《有人在周围走动》

  《有人在周围走动》是科塔萨尔对短篇小说体裁和语言的进一步探索,这一册短篇小说也是最受科塔萨尔书迷喜爱的作品之一。本册包含十一篇作品,既有科塔萨尔常常诉诸笔端的惊奇式故事:一纸通知带来出其不意的结局,一次亦真亦幻的休假远行;也有时间交错的叙述者在《 或 》中揭示出隐藏的真相、反映作者对拉丁美洲关切的《索伦蒂纳梅启示录》、以一场真实拳击赛为背景,充满悬念的《“黄油”之夜》。

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III《有人在周围走动》海报

   [编辑推荐]

   在他之前的人很遗憾无缘读到他,在他之后的几乎所有作家都热爱他。

  《百年孤独》作者马尔克斯的文学偶像:“让人尊敬、让人崇拜、让人依恋,当然,也让人深深地妒忌;此外,他还能唤起一种不太常见的情感:虔诚。”

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聂鲁达、萨拉马戈、巴尔加斯·略萨一致推崇;

  莫言、王家卫创作道路上的启发者。

   科塔萨尔短篇小说杰作首次面世

  《南方高速》之后,科塔萨尔又一次在通向极致的探索中超越了自己;

  收录三部评价极高的短篇集,此前均无中文版;

  体裁探索更大胆、情节更触动内心:时空交错的叙述者、日常秩序之外的混沌、游戏与隐秘的爱情、难以名状的童年恐惧……

  与著名长篇《曼努埃尔之书》一脉相承、极具戏剧冲突的《“黄油”之夜》;

  备受读者喜爱的名篇:《西尔维娅》《夏天》《索伦蒂纳梅启示录》《手袋里找到的手稿》。

  故事确实是这样开始的。

  现在所不知道的是,它将如何继续下去。

  从一个看似无足轻重、简单寻常的事件出发展开叙述,每一个词都在悄然扭转表面上的正常,渐渐抵达一个完全超出预料的情境。卡夫卡没有读过科塔萨尔,但假如他有可能读到,我们或可以断言他们拥有相近的气质。 ——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若泽·萨拉马戈

  由于缺乏更确切的名称,我的短篇作品几乎全部都归入幻想小说,实际上它们反对的是那种虚假的现实主义:在一个由规律、原则、因果、精确的心理学和地图册所支配的世界中,一切事物都可以描述和解释。然而就我而言,对现实的真正研究并非针对规律,而是针对那些规律之外的东西。 ——胡里奥·科塔萨尔

  爱上科塔萨尔是整整一代人必须要做的事。六十年代中期,他们惊讶地发现可以用西班牙语像爵士乐那样自由地写作,摒弃约定俗成,或者像杜尚那样,将日用品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用新的视角将它们点化为艺术品。——西班牙《国家报》

   [作者简介]

  胡里奥·科塔萨尔 Julio Cortázar

  阿根廷著名作家,拉丁美洲“文学爆炸”代表人物。1914年生于比利时,在阿根廷长大,1951年移居法国巴黎。著有长篇小说《跳房子》,短篇小说集《游戏的终结》《万火归一》《八面体》《我们如此热爱格伦达》等。1984年在巴黎病逝。

  科塔萨尔爱好爵士乐,文字灵动自由,西班牙《国家报》评论道,他“把西班牙语写出了爵士乐的味道”。他被认为是20世纪最具实验精神的伟大作家,其作品中反映了法国超现实主义、精神分析法的影响,以及他对摄影、爵士乐、拳击的热爱,对拉美革命的强烈关注。“每当想到科塔萨尔的名字,”《西语美洲文学史》的作者奥维耶多说,“人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是:‘fascinante(迷人的)’。”

   [名人评论]

  偶像让人尊敬、让人崇拜、让人依恋,当然,也让人深深地妒忌。而科塔萨尔正是屈指可数的几个能唤醒所有这些情感的作家之一。此外,他还能唤醒另一种不太常见的情感:虔诚。也许,不经意间,他成了人见人爱的阿根廷人。——加西亚·马尔克斯

  无人能给为科塔萨尔的作品做出内容简介,当我们试图概括的时候,那些精彩的要素就会悄悄溜走。——豪尔赫·路易斯·博尔赫斯

  从一个看似无足轻重、简单寻常的事件出发展开叙述,每一个词都在悄然扭转表面上的正常,渐渐抵达一个完全超出预料的情境。卡夫卡没有读过科塔萨尔,但假如他有可能读到,我们或可以断言他们拥有相近的气质。——若泽·萨拉马戈

  任何不读科塔萨尔的人命运都已注定。那是一种看不见的重病,随着时间的流逝会产生可怕的后果。在某种程度上就好像从没尝过桃子的滋味,人会在无声中变得阴郁,愈渐苍白,而且还非常可能一点点掉光所有的头发。——巴勃罗·聂鲁达

  我永久地受惠于博尔赫斯与科塔萨尔。——罗贝托·波拉尼奥

  对胡里奥而言,文学似乎融入了日常的生活体验之中,浸透了他全部的人生,带着一种特有的光芒激发着它、丰富着它。对于他而言,写作就是玩耍,是娱乐,是以一种自由自在、异想天开的方式构建生活。但是,这样戏耍着写就的作品,敲开了一扇扇崭新的大门,展示出人性中隐藏的一些内在本质,触及了某些核心的东西。——巴尔加斯·略萨

  阅读《南方高速》时,我的心情激动不安,第一次感觉到叙述的激情和语言的惯性,接下来我就模拟着它的腔调写了《售棉大路》。这次摹仿,在我的创作道路上意义重大。——莫言

  不论是社会生活、故事形态,还是叙事技法,科塔萨尔都在不知疲倦地拓展它们的边界,他是当代令人尊敬的叙事大师。科塔萨尔是个宝库,他的变化不居,特别迷人。——格非

  当科塔萨尔有意反映这个世界时,他可以写得入木三分;而当他要做一个现实世界的捣乱者时,他又能令人眼界大开,“无事生非”。——止庵

  在《花样年华》里,我运用了从胡里奥•科塔萨尔那里学来的结构技巧。——王家卫

   [媒体评论]

  爱上科塔萨尔是整整一代人必须要做的事。六十年代中期,他们惊讶地发现可以用西班牙语像爵士乐那样自由地写作,摒弃约定俗成,或者像杜尚那样,将日用品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用新的视角将它们点化为艺术品。——西班牙《国家报》

  科塔萨尔用他的作品说明,短篇小说绝不是仅仅依靠结尾的狡猾反转就能制胜。他的天才之处在于他构建惊异效果的能力,颠覆的可能在于情节的自然展开,奇崛和玄妙都是来自表面上正常情境的水到渠成。——《星期六评论》

  科塔萨尔是一位独一无二的叙述者,他能唤起如静夜微响般彻骨的不安。——《时代》杂志

  胡里奥•科塔萨尔是一位惊人的作家。难以想象作为短篇小说家,他还需要如何进益。——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

  每当想到科塔萨尔的名字,人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是:fascinante(迷人的)。——《西语美洲文学史》作者奥维耶多

   [读者评论]

  这应该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短篇小说作家,或者至少是第二伟大,而第一名从缺。——Amazon读者

  我从大学开始阅读科塔萨尔,现在作为一个70岁的长者,我宣布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样一位作家,充满如此原创性的幽默、风格、视角,同时他的故事更不仅仅局限在城市生活,还包罗爵士乐、拳击、友谊、爱情、政治以及虚构本身等等的世间万象。——Amazon读者

  能把读者这么莫名其妙卷进故事里的唯有科塔萨尔。——豆瓣读者 青猫君

  难以想象没有科塔萨尔的生活,就好像一切都没有了乐趣。——豆瓣读者 Krall

  读科塔萨尔付出的脑力与获得愉悦成正比,以现实事件为基础的日常瞬间,往往小心构建着不可知的黑洞,一脚踏入即被全身裹挟,结构之精巧,技法之老道,视角之转换巧妙,的确令人叹为观止,无数个闪回与蒙太奇层层叠叠,几乎溺于其中。——豆瓣读者 欢乐分裂

  能量密度爆炸的文字,游走耐性边缘的试探,每一口喘息都是信息量的流失。通过无痕视点切换、时空嫁接、慢镜头定格素描、社会阶级寓言等写法,作者打造出一种细枝末节尽现的超级现实主义。它的魔幻感,并不来自于新奇的幻想情节,而在于繁琐又迷人的腔调。——豆瓣读者PulpOrange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