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画手卷包首锦:包裹书画的织品——人民政协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悦书网_澳大小说网_蚂蚁手打|7k小说网搜读小说网烟雨红尘小说网
阅读模式 分享到:

手卷卷起来包裹在外面的部分,卷好后能包住画轴之首,故叫“包首”,能起到保护卷轴、使其免受污损的作用。包首同时也被称为“护首”“引首”“包头”等,在后世的文献中还有“褾”“玉池”等称谓。后来诸多书写者及整理者在包首纸背面标注内文题目、卷帙号等,这些标记也成为包首的一部分。

手卷在不同历史时期,装裱所用丝绸材料各有特征,每个历史时期包首所用材料的侧重有所不同。南北朝时期,包首锦材料主要是绫,据《法书要录》中唐代武平一《徐氏法书记》记载“宫中切睹先后阅法书数轴,将塌以赐藩邸,时见宫人出六十余函于亿岁殿曝之,多装以镂牙轴紫罗褾,云是太宗时所装。其中有故青绫玳瑁轴者,云是梁朝旧迹,褾首各题篇目行字等数”,可以看出梁朝时使用青绫包首。唐代书画包首材料分为锦和绫两类,宋代则锦、绫、缂丝并用,其中以锦的用量最为丰富,明清时期主要用锦作包首材料。本文在论述宋锦的基础上,以故宫博物院藏书画手卷为例浅析包首锦。

宋锦的沿革

织锦创始于西周。古文献《禹贡》提及,当时我国行政区域划为九州,各州都把当地物产作为贡赋上缴,其中扬州上贡的丝织品称为织锦。(注1)春秋战国时期,地处江南的吴国贵族已经在生活中大量使用锦绣。三国时期,吴主赵夫人亲自从事织绣,能织云龙虬凤之锦,东吴的丝织业有了较快的发展,后吴丝蜀锦名扬全国。唐宋时期,四川蜀锦在中国织锦中最负盛名,唐代益州大行台窦师纶亲自督察改进蜀锦花样,凡创瑞锦宫绫花样十余种,被誉为“陵阳公样”。

元朝费著所撰《蜀锦谱》(注2)记载北宋成都转运司锦院所产蜀锦有上贡锦、官告锦、臣僚袄子锦等品目,花式有八达晕、盘毬、簇四金雕等。元代江南地区丝织业空前发达。元初马可・波罗在其所著游记中讲到苏州周围20里,居民有巨量生丝,不仅制成绸缎自用,且销往其他城市。明清两代,在南京、苏州、杭州设立织造府。明朝就有“吴中多重锦”之称。清代初期,统治阶级崇尚幽雅秀美的艺术格调。康熙年间,有人从泰兴季氏处购得宋裱《淳化阁帖》十帙,揭取其上宋裱织锦22种,转售予苏州机房模取花样,并改进其工艺组织,重新组织生产。于是宋锦(宋式锦、仿宋锦)之名遂一直沿用至今。

宋锦的类别

宋锦因其结构、工艺、用料、织物厚薄及使用性能的不同,可分为重锦、细锦、匣锦和小锦四类;或将重锦和细锦归为大锦,而分为大锦、匣锦和小锦三类。重锦是宋锦中最贵重的品种,常以精炼、染色的蚕丝和捻金线或片金为纬线,经斜纹作地起各色纬花。金线则具有装饰主花、充当花纹包边线的功能。重锦的质地厚重、图案精致、花色丰富、造型多变,其产品主要用于宫廷殿堂、室内陈列,如挂轴、卷轴、壁毯、靠垫等。

细锦,作为宋锦中最具代表性的品种,其风格、组织、工艺与重锦相近。但细锦所用丝线较细,长抛梭重数较少,底经、面经的配置比例、组织也多有变化,常以短抛梭织主花,长抛梭织几何纹和花的枝、叶、茎及花纹包边线等,其中一两组短抛梭用以变换色彩却不增加织物厚度。细锦因易于生产、厚薄适中,而被广泛用于服饰装饰、贵重礼品的装帧。

匣锦是宋锦中的中档产品,花纹图案多为小花或满地几何纹,以横条、对称排列为主,风格粗犷,颜色对比强烈。以桑蚕丝、棉纱和真丝色绒交织,采用一两组长抛梭织地纹、花纹,一组短抛梭来点缀。匣锦因其质地疏松,常在成品背面涂以薄浆,使其挺括,一般用作中低档书画、屏条的装裱。小锦是以彩色精炼蚕丝为经线,以生丝为纬线,配以不同的色彩、花纹交织而成,多为平素或单层小提花织物,如万字锦、月华锦、彩条锦和水浪锦等。小锦质地轻薄,通常用传统的石元宝对成品进行砑光整理,一般用于扇盒、银器匣、彩蛋匣等装帧精巧的工艺品锦匣的镶边。

故宫博物院藏

书画手卷包首锦赏析

包首以宋锦最为珍贵,清谷应泰《博物要录》一书中记录用于书画装潢的宋锦名目就有50余种,元陶宗仪《辍耕录》卷二三“书画褾轴”一章记述了他亲眼目睹的南宋内府书画装裱用料,其中装裱用锦的花色品种多达55种(包括缂丝在内),可谓缤纷多彩,以至于今天人们所见到的古锦都被称“仿宋锦”。从宋代流传下来的装裱锦看,有紫鸾鹊锦、倒仙牡丹锦、紫百花龙锦、柿红龟背锦、方胜练鹊锦、八达晕锦、银钩晕锦等。遗憾的是,流传至今的手卷包首的原装宋锦已非常稀少。

元代,织绣工艺处于衰退的状态。《辍耕录》记载,元朝统治时,把织绣工人视作奴。《丝绣笔记》记载,织绣工人被俘后,“任其生死,视如草芥”(注3)。藏于故宫内府的《元三家书诗词》(图1),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・三编》,织物颜色素雅,由绿色和米色相间、纹样大小一致的小方格排列组成,图案较为简单,被称为蛇皮纹锦。

1. 《元三家书诗词》包首,元,故宫博物院藏

明朝宣德年间织绣工艺得到恢复,但古锦的花样已经失传。明代包首用锦品类不多,但含蓄雅致,很少用艳丽的颜色与夸张的图案,而以灰色等中间色居多和以小几何图形排列组合为主。例如《明初人书画合璧》卷(图2),藏于故宫内府,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・三编》,虽然包首破损严重,但仍能清晰看到几何纹样,以圆形、方形、菱形、八角形为主要骨架,内填各种花纹。包首锦的纹样为小型八角形填花几何布局,单元纹样尺寸相对较小,内填花卉团纹,主题色调比较单一,以黄绿为主。此锦为六角形填花型天华锦。明宋旭《五岳图》卷包首(图3),藏于故宫内府,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・三编》,织物纹样取自包首部位,锦纹样由小型几何纹“Y”形锁纹构成,上下交错排列构成四方连续纹饰,通过蓝、黄等色彩的变化排列使得纹样具有一定的层次感。此包首为琐纹锦。清康熙年间,有织锦艺人于无意中搜集到宋裱《淳化阁帖》十帙,揭得宋锦花样22种,便研究纺织,使清锦繁华如宋,延续至今,生产不衰。

2. 《明初人书画合璧》卷包首,明,故宫博物院藏

3. 宋旭《五岳图》卷包首,明,故宫博物院藏

乾隆时期苏州织造专为清宫书画手卷特制的“包首锦”,颜色瑰丽、图案丰富、寓意吉祥,这一时期手卷的包首精巧至极,用料更加丰富与华贵,有精美的金锦包首和普通锦包首。例如乾隆《御笔千尺雪图》葡灰锦群地三多(佛手、石榴、菊花)纹织金锦包首。织造技术复杂,花样繁多,达到手卷包首的顶峰。还有《丁观鹏摹顾恺之斫琴图》卷紫地瑞花重锦包首、《方宗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》卷绿地万寿方格纹锦包首、《乾隆御临宋人西园雅集图》卷米色地曲水松竹梅锦包首、《扬大章仿宋徽宗柳鸦芦雁图》卷绿地夔龙蜂窝纹锦包首和《董邦达南巡诗意图》卷包首。

清《弘历仿唐人渡海罗汉》卷包首(图4),藏于故宫内府,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・三编》,织物纹样取自包首部位。纹样由圆形和方形框架组合形成,圆形为八合如意团花造型,团花中心为八瓣花,朵花中心为连钱纹,依次向外由四圈大小渐增、造型不同的如意云头组成,最外圈八个如意云头内相间填饰凤纹与对蝶纹样。另一圆形亦为八合如意团花造型,具体形态及填充纹样较为不同,外圈如意云头造型更加明确,内圈图案不完整。主题纹样周围衬以满地连钱纹、折枝莲花纹等。此锦为八达晕锦,这种纹样在宋朝大规模生产,变化较多,其中明锦中八达晕样式应用最多。八达晕这种纹样庄重华丽,在手卷包首中广泛采用。

4. 《弘历仿唐人渡海罗汉》卷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清《世祖御书苏轼武侯庙记语》卷(图5),藏于故宫内府,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・三编》,织物纹样取自包首部位。织物花底分明,梅花与喜鹊相间排列,组合构成具有吉祥寓意的图案。这类吉祥图案的形成起缘于人们将祥瑞的期望寄托在动物、植物或自然现象上,以实物造型或图画的形式表现出来,多取其谐音、意象等寓意美好的愿望。“梅”与“眉”同音,借喜鹊登上梅花枝头,寓意“喜上眉梢”“双喜临门”“喜报春先”。此锦为鹊梅花纹锦。

5. 《世祖御书苏轼武侯庙记语》卷及其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清《张照临王献之帖》卷包首(图6),藏于故宫内府,收录于《石渠宝笈・三编》,织物纹样取自包首部分。纹样非常复杂,由菱形内填纹样为基本骨架,由蓝地与红、黄、绿、白花纹组成,四方交点交叉处填置方形,中间为石榴纹样。圆形团花纹样中间填充折枝花纹,四周环绕矩纹。方形内为四方连续的牡丹花纹。该锦为色彩、图案变化丰富的天华锦。

6. 《张照临王献之帖》卷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缂丝包首

缂丝也可用作包首,北宋时后苑造作所内有“缂丝作”,后转归文思院管辖,专门缂织书画装裱用的包首类缂丝品。南宋时期高等级的法书和名画材料均为缂丝。清宫廷手卷装裱所用丝绸缂丝的使用量较少,主要用于乾隆御笔书画包首。例如故宫内府所藏清乾隆《御笔中秋帖子词》(图7)共计十卷,装潢历时数年,最终装裱成一套,每卷形制、尺寸一致,包首与题签均为缂丝,但每卷图案纹饰各不相同,设色清雅别致,十分精美。董邦达《南巡舟行诗意图》柿红纳纱五彩祥云天鹿纹缂丝包首、《乾隆御笔仿李迪鸡雏待饲图并题什卷》明黄缂丝金龙五彩云纹包首,都是清内府的定织缂丝包首。

7-1.乾隆《御笔拟中秋帖子词》卷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7-2.乾隆《御制中秋帖子词二叠韵》卷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7-3.乾隆《御制中秋帖子词四叠韵》卷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7-4.乾隆《御制中秋帖子词五叠韵》卷包首,清,故宫博物院藏

编辑:杨岚

猜你喜欢